查理曹带的藏獒也叫了起来,这竟是人都不说话,全改成狗来代言了。大灰狼一抹藏獒的头,八条藏獒立马不叫了,一个个威风凛凛虎视眈眈地看着查理曹等人。面对着八条凶恶的藏獒,查理曹等人还好,可是带来的好孩子一个个脸上肌肉僵硬,喉结不停地抽搐,眼光游离无神,刚才的气势一下消失得无影无踪。久经江湖,佐藤岂会看不出对方人心涣散来?“曹查理,”他偏不称呼他为查理曹,“识想点的立马滚蛋,这是我们平州,这大集是我们的!”佐藤看看大灰狼,大灰狼立马甩甩头,长发如狼尾般在空中划过。“那是在旧大集,现在是新大集,风水轮流转,这皇上也不是你们一家当吧。”孩子们没有经过大阵仗,可是查理曹、熊大、熊二、光头强的心理素质还是过硬的,并没有被几条畜生吓倒。“靠!”大灰狼轻蔑地看看他们,回答他们的只有一个字。“你说谁呢,”熊二从查理曹左面一下蹿了出来,手指着大灰狼骂道,“约翰的事,是不是你们做的?”大灰狼看他一眼,“别用你扣**的手指着我!”大灰狼一帮人的队伍里,立马爆发出一阵哄笑。大灰狼又看看佐藤,佐藤却紧盯着熊二,“我们求财,从不犯法。”大灰狼大声嚷道。车内,岳文“扑哧”笑了,这聚众斗殴,就是犯法啊,狼哥,你心中的不犯法,就是不杀人放火,不贩毒**,这简直是地地道道的法盲啊!“我看就是你们做的,”光头强也蹿了出来了,他的半边脸上全是伤疤,耳朵也掉了,看着就狰狞恐怖,见光头强与熊二出头,手下的好孩子们紧张了,这是要开打的节奏啊,一个个举起手里的家伙,大灰狼一伙一看,二腚、咸鲅鱼等人也不甘示弱,这马上一个火星子就能炸了。“不行,我得下去帮一下我的大舅子。”黑八摩拳擦掌,但却始终坐在驾驶位上,不见下车,“派出所怎么还不来啊,再不来可要打起来了!”他的小算盘打得噼里啪啦作响,他就是想派出所来时再出手,这样即“帮”了大灰狼,又伤不着自己。“八哥,这会功夫,你可不能怂啊,你得下去,”岳文推推他,“你下去帮着大灰狼,再弄点伤,说不定你小苹妹妹一激动,立马从了你,”黑八一听,热血沸腾,可是看看藏獒,再看看手里的家伙什,嘟囔道,“下去,下去,我的公职就别想要了啊。”岳文笑笑,推开车门走下车来,黑八马上也下了车,不知为什么,有岳文在,他感觉心里有底。“走,去会会他们,这大集谁的也不是,是老百姓的!”两帮人都看到了猎豹,可是,只有大灰狼知道,猎豹里坐着的是岳文。一手拿着核桃酥,一手拿着矿泉水的岳文在距两帮人三米远的地方站定了,后面则是朝大灰狼讨好地笑着的黑八。两帮人看看他,都没有说话。大灰狼还是有社会经验的,没有上来套近乎。“这大清早的不搂着老婆睡觉,争地盘来了?”岳文笑道,指指前面,“水泥厂将来也要改造成市场,厂外还有一大块赶集的地方,比原来的大集大多了,这地盘有的是!”佐藤想说话,却被大灰狼一伸手拦住了,大灰狼轻声嘀咕了几句,佐藤就象那藏獒一样,毛立马顺了。查理曹并不认识岳文,手一指骂上了,“你是那根蒜……”“我们是街道的!”黑八背手神气活现地说道。查理曹一愣,这样的干部还是第一次看到,可是他并不害怕,“这没你们的事啊,立马滚一边去,身上别沾上血!”威胁,赤裸裸地威胁!“我还就愿意见点血!”岳文笑着把核桃酥放进嘴里,喝了一口矿泉水,顺手把瓶子丢在脚下,狠狠地踩着。熊二对岳文印象很深,他转身在查理曹耳边嘀咕了几句,查理曹疑惑地看看岳文,掏出手机来。岳文走上前一步,“地盘有,但谁的也不是,是街道的,是老百姓的,我就是负责大集搬迁的,这可以说是我的地盘,我的地盘我作主,还轮不到你们在这抢来抢去!”查理曹放下电话,目示熊二,熊二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前面停了梁莉的水泥供应,堵了保鲜库的大门,还要拆掉保鲜库,梁莉也是一肚子火,那晚她约了阮成钢一起吃饭,听说岳文在Swing,当场就打电话给秦湾的朋友,她也是泡过吧的人,也知道年轻人要面子,那晚,不声不响,也算给足了岳文面子!可是,这面子,是要说在关键时候,用在关键时候!现在,拉也拉了,那就试一下打吧!对钱的作用,梁莉很有信心,可是,对拳头的作用,她也有信心!熊二蹿上前来,岳文也进了一步,“你动手试试?”刚才他干净利落地打发走两个小痞子,在大集上也曾把熊二打翻在地,熊二知道,这可不是个白面书生,光会耍嘴皮子,这可是个说干就干、说动手就动手的主儿!他吃过亏,就有些犹豫。“我操……”虽然手上不动,但嘴里却不干不净了。“啪——”话还没说完,就被岳文结结实实抽了一耳光。要动手!大灰狼、佐藤等人一齐逼了上来,查理曹与熊大等人也亮出家伙。“没你们的事,滚一边去!”岳文吼道。黑八愣了,双方加起来将近百人,没想到,第一个动手的居然是岳文!查理曹也被震住了,熊二正想动手,“啪,”又是一个耳光,抽得熊二有些晕。“牛逼吗?在谁跟前说脏话哪,你爸妈没教你,我就教教你怎么说话!”眼瞅着熊二的面皮变得紫涨,黑八担忧地看看挑衅似地盯着熊二的岳文,这时候,就听到了远处的警笛声,妈呀,黑八不由松了口气,这才想起半块核桃酥还噎在嗓子眼里。看着远处红蓝色的警灯,岳文指指查理曹,又指指佐藤。“这地盘谁也甭惦记,不用任何人来管理,街道来管理!”…………………………………………………………………………派出所的人过来,见双方没有动手,驱散了两帮人马,也就了事了。大灰狼与佐藤上了车,佐藤阴沉着脸道,“建辉,你还害怕一个街道干部?”大灰狼虎着脸不说话,二腚说道,“不是害怕,”他又看看大灰狼,“怎么说呢?反正我们都不是他的对手,嗯,当时二郎神还活着,我们五个人没有占一点便宜,……后来,五哥不是进去了吗?”“我知道,”佐藤拿出烟来散了一圈,“去年的事,金鸡岭的事,不是阮成钢把五哥送进去的吗?他一个刚工作一年毛头小子……”大灰狼看看佐藤,打断了他,“他不是毛头小子,你的脑袋,三个也顶不上人家一个,你别不服气,我今天把话撂这啊,你不许打他的主意,他也是我兄弟,”他看看佐藤,自觉话有些重,又圆场道,“兄弟,我这也是为你好!”佐藤有些急,“那这大集?这一年可是不少钱哪!”当初,四个村都在争大集的管理权,集上小偷小摸,不时打架斗殴,治安情况也不好,当时党工委书记蒋胜就指定由佐藤负责管理大集,以痞治痞,以集养人,一年让他收二十万的管理费。“找五哥再商议,”大灰狼道,“就是五哥,也得给岳主任几分面子。”大城时代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