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兄弟,你说会不会有事儿啊?”虽然钱区长人走了,可是刘大彬这心里头还是没底儿,他虽然没见过世面,但很多事情还是知道的,那些个当官的绝对不会夹着尾巴逃跑,相反他们一定会在自己碰壁的地方找回面子来的。他想的没错,这会儿钱区长他们正在酒店里面商议大事儿呢,只是究竟商量什么,怎么对付他,这他都一概不知道。他能想到的,张天元自然也能想到,只是这种事情既然无法避免,那就只能见招拆招了,不过也不能太被动了,张天元还是打算先下手为强的,所以关于奥朗德的资料,早就放在了中国某安全部门的桌子上了。这个事情对他来说,办起来非常容易,毕竟奥朗德的确有问题,又不是他瞎掰的。“大彬哥,你就放宽心吧,我说没事儿就没事儿。倒是有个事情我想问问你,是关于瓷器方面的。”奥朗德喜欢美人醉,其实张天元也喜欢美人醉,只可惜到现在为止,张天元手里头还没有一件真正的美人醉。而张天元想问的,其实就是有关美人醉的事儿。“你问吧,关于陶瓷器方面的事儿,我倒是知道不少,不怕你问的。”刘大彬一遇到陶瓷器上面的事儿,那就会变得非常自信,没办法,谁让这家伙压根就是个陶瓷器的疯子呢。“我想问的是,大彬哥你能做美人醉吗?”张天元问道。“美人醉是什么,一种酒吗?他可是高仿陶瓷器的专家,不是做酒的专家啊。”老黑笑着说道。“能闭上你那张嘴吗,亏你还是做古董生意的,美人醉都不知道吗?那是一种瓷器釉色的名,也称豇豆红釉等。其是一种‘特殊的’清代康熙时铜红釉。烧制时先在坯上施一层底釉,然后吹上一层颜色釉料,再盖上一层面釉,入窑高温还原焰烧成。呈色变化较多,粉红色中略带灰色的称‘豇豆红釉’,灰而色暗的称‘乳鼠皮釉’,粉红中的称‘苔点绿釉’。带红块的称‘孩儿脸’釉等。”唐霸天到底比老黑多点学识,最起码在美人醉的概念上没有搞糊涂,还真知道这东西。“其实关于这美人醉,在西江陶瓷镇还流传着一个关于美人醉的美丽传说!”唐霸天见众人都看着他,倒是越发得意起来。笑着说道。“明朝的皇帝有一天穿著一件红袍一件白瓷器旁走过,回头一看,发现白瓷被映成红色,他深感这种红色美妙无比,遂龙颜大悦。于是他下旨给御器厂,要求其烧出这种红色瓷器。接旨后的御器厂马上将任务分配下去,日夜赶制,希望能够克日完成,但这种红色的釉呈色极不稳定,对窑内气氛要求十分苛刻。烧制起来成功率极低。”“随着圣旨所述日期的临近,皇帝要求的瓷器仍未能烧制成功,御器场内气氛日益紧张,窑工们个个惶惶不可终日,十分害怕皇帝怪罪,从而大祸临头殃及自身与家人。”“伴君如伴虎啊,我看不过如此了。”老黑摇了摇头道。“就你知道几个字儿,不说话会死啊?”唐霸天对老黑打断了自己的话很是不满,瞪了老黑一眼,才继续说道:“御器厂的老窑工每天回家之后总是唉声叹气。要不就是一言不发。他的女儿看着父亲如此,心里十分着急,于是她催逼着父亲说出了事情的缘由。老窑工跟女儿说这种瓷器烧不成功的原因恐怕是窑温烧不上去。女儿听后,宽慰父亲让他去休息。但她自己却开始担忧起来,转辗反侧,彻夜不眠。”“在假寐中,她梦到一位神仙,他告诉老窑工的女儿说:‘此器要以女儿身祭烧,便可成功。’第二日醒来。老窑工的女儿打定主意,要以身殉窑,她希望自己的牺牲能够使众多窑工免受皇帝的责难,也希望能以此来救她的父亲。”“这哪里是神仙,简直就是恶魔。”展飞没好气地说道:“哪里有教人去死的。”虽然这一次展飞也打断了唐霸天的话,不过唐霸天却没敢说什么,他对展飞那还是非常忌惮的。“嘿嘿,展兄弟说的是,不过这女人也是为了救自己的父亲嘛。于是,在窑工们心急如焚之时,她以探父为由来到窑上,趁众人不备跳入了窑内,待众窑工和她父亲明白过来之时,只见窑内熊熊烈焰在蒸腾,众人哭成一片。”“悲剧啊。”张天元无奈叹了口气道。其实这个故事他也是知道的,而且还有另外的一个版本,不过故事内容都大同小异。“是啊,的确是个悲剧,不过结局总算还是不错,待开窑之时,满窑瓷器就像少女的血染就的一般,釉色殷红,晶莹润泽。皇帝要求的这种瓷器终于烧制成功,但是却使一名美丽的少女献出了生命。窑工们深深敬佩这位以身殉窑的少女,所以将这种色釉取名为美人醉来纪念她。”“哼,这也叫结局不错?就算是我,也绝不会为了做好一件瓷器拿人的性命去开玩笑的。”刘大彬冷哼了一声说道:“再说了,这故事根本就是扯淡,我也研究过美人醉这种釉色,如果现在让我模仿,我也能模仿得出来,绝对丝毫不差,可用不着什么女人的鲜血。”“是啊,编造这故事的人,无非是想借此炒作一下美人醉而已。其实这美人醉根本不必炒作,它的美本就可以魅惑众生了,哪里犯得着去炒作啊。大彬哥你说你会做这个?”张天元还真是有点喜出望外,忍不住问道。“嗯,美人醉这东西我以前见过,就在西江陶瓷镇,是我爸给我看的,我当时就开始琢磨了,所以如果真要说起来,这美人醉可是我最早模仿的瓷器,比梅瓶还早,此釉装饰无大件,多在小型瓶尊及文房用具上使用。”刘大彬点了点头说道。“那我可就要麻烦大彬哥你了,帮我弄几个美人醉出来,我有几个朋友非常喜欢这种釉色,高仿的也行,价格绝对不会亏待你的。”张天元急忙说道。“张兄弟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你的事情我自然要帮忙了,再说了,咱们以后可就要合作了,我不帮你帮谁啊。不过你答应我的条件可是真得吗,我到现在依然是有点不敢相信啊。”刘大彬真觉得自己好像还在梦里似的,有些事情想都不敢想,总觉得自己好像是在做梦。“我既然说过,那就是真得,难道还会骗你不成?另外钱区长那里你也不用操心,我会一并帮你摆平的,反正你也搞不定。”既然是要跟别人抢人才,张天元肯定要出力了,他不能把担子就交给刘大彬去扛吧。刘大彬这货本来就胆子小,万一扛不住了,那自己可真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哎呦喂,两位两位,咱能别在这里吹牛了好吗,我告诉你们把,刚刚我一哥们给我发了条短信过来,说钱区长在酒店里跟招商局的刘局长见面了,刘局长啊,那可是咱们都招惹不起的啊,你们这里倒好,互相吹捧,就不怕牛皮吹破了啊?”本来老黑就觉得这个事儿到现在还麻烦着呢,绝对不好处理,谁曾想刚刚就有人给他发了短信,看了那短信之后,他更是觉得没办法了,于是就觉得这年轻人跟刘大彬真得是脑子抽抽了,这都什么时候了,居然还两个人在那里你一句我一句的互相吹牛,简直不像话啊。刘局长都出面了,这事儿能善罢甘休吗?刘大彬害怕钱区长,可是对刘局长却没什么概念,反而还问了一句道:“这刘局长比钱区长的官还大吗?你怎么害怕成那样了?”“哎呦我的亲兄弟呢,你真是我的傻兄弟啊。我就实话给你说吧,今儿这事儿哥哥我也帮不了你了。本来我是想着沾点光的,得,今天就当我没来吧,你们也不好好想想,刘局长那是管着咱津城招商的大事儿,但凡做生意的都跟他有关系,谁敢招惹啊,你们得罪了他,能有好果子吃吗?现在要么赶紧想对策,要么就按照钱区长说的做算了,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呢。咱不是有句老话叫胳膊拧不过大腿吗?”老黑觉得真是服了这个刘大彬了,这家伙还真得是一二愣子啊,感觉就好像是什么都不懂,居然连招商局的最大的官都不知道。他反正是不想趟这个浑水了,甚至他还想立个功,劝刘大彬答应钱区长的要求,那样的话,以后跟钱区长或者钱秘书见面,那也不至于太尴尬了。刘大彬果然是有点慌了,他看了看张天元,几乎是哭丧着脸说道:“怎么办啊张兄弟,你听老黑这么说,是不是咱们真的要麻烦了啊?说实在的,这些当官的要给我安个罪名那可实在是太容易了,本身咱们干的有些事情那就是犯法的,只不过一直以来有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已,可他们要是较真,我就麻烦大了。”刘大彬还真是不蠢,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的关键。(。)鉴宝秘术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