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里清风怎么都想不通,为什么沈景会突然出现在他面前挡住了因为中毒而绝望发疯的出云司,出云司的一掌直接拍在了沈景的额头上,沈景甚至连叫一声的机会都没有,就过去了。出云司本身的内力就十分高,再加上他中了阎漠笑的毒掌,身上已经带着毒素,一掌打在沈景的额头上,沈景表面上看完好无损,却已经被生生拍死了。百里清风说没有触动是假的,他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但是,他不懂究竟是什么样的感情,竟然让沈景可以为了他去死。就像现在的阎漠笑,他竟然可以为了小公子潜下海水那么深的地方,纵使他武功高强,长时间在水中也是会被淹死的,而现在,他更是因为小公子,而杀死了惊涛阁阁主还有大小姐。百里清风是真的不懂的。而阎漠笑那边,做完这一切的决定之后,他又转头看向了现场到的这些门派。这些门派的人霎时被吓得不轻,就连惊涛阁主他都敢杀,这些门派生怕下一个遭殃的就是他们自己。但是,阎漠笑显然还没有狠毒到那个地步,他只是转头看向了百里清风。“在我没有找到阿水之前,这些人一个都不许下船。”百里清风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点了头,这件事对他来说并不是多大的事情,自然是点头应允了。这次的事情,阎漠笑可以说一点思绪都没有了,虽然绑走伊流的人用的是冲虚派的武功,但挚云此刻在什么地方他还真不知道。而且,现在出云司一死,青菊堂必定是先入了混乱,等他到了青菊堂,不知道还能不能找到人都还是未知数。但即使这样,阎漠笑却也不得不去,因为,这是他现在唯一的希望了。当安排好船上的事情的时候,阎漠笑仍是找百里清风要了小船上岸,等他和苏中庭回到客栈的时候,他却并没有见到伊辉和薛一恒,而留下的两名神兵山庄护卫已经身受重伤不说,苏冰儿也已经陷入了昏迷。“庄主,属下保护公子不利,右护法……不,薛一恒他是炽火教之人,将公子劫走了啊!”两名护卫虽然身受重伤,但是在救治之后,醒来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阎漠笑心下一沉,但是,他马上就做出了决断,他首要的事情是找伊流,但是伊辉那边他也并不能就这样随便处置。“来人!”“庄主,”一个护卫上前一步听命。“快马送信会山庄,拍玄字堂堂主吕青阳前去炽火教交涉,如果不能将公子要回,必定要确认公子安全。”“是,”护卫领命之后,便匆匆跑了出去。将手上的护卫都安顿好,阎漠笑又回去跟百里清风要了快马,然后连夜朝青菊堂赶去。在千药岛上,百里清风缓步走到了一处地窖,说是地窖也并不恰当,那是一处地下储存冰块的冰室,哪里堆满了大块大块的冰块,而在冰块的包围下,沈景正躺在一块透明的冰床上。冰床上的沈景,穿的仍是那一身女子一样的嫁衣,头发披散开来落在冰块上,看上去比平时活生生的样子没有两样,而在沈景的额头上,有一个黑黑的印子,那就是出云司拍出来的一掌。“你可曾觉得嫁与我是耻辱,这一身红色的嫁衣,如同女子一般的对待,你必定是后悔过的吧!”百里清风站在冰床旁边,看着冰床上的沈景,沈景的胸口丝毫起伏也没有,已经听不到百里清风说的任何话。百里清风垂眸看着沈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最后,他还是转身出了冰室,到了冰室外面之后,他看向身边的海金沙。“将冰室密封起来,不可露出半丝缝隙,冰室前立好墓碑,不许任何人打扰……不许任何人打扰夫人休息。”最终,百里清风还是把话说完整了,在海金沙惊讶的目光中缓缓离开了这处冰室,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船上那些云海城小门派的人自然是不会等着被关在船上的,自然要闹,而出云司的尸体也要好好处理,他中了阎漠笑的毒掌,若是草草埋葬恐怕会脏了地方。而在此时的炽火教中,伊辉刚从沉睡中苏醒,双手被死死的捆绑在床头,嘴巴也已经被堵上了,他只能死死的看着坐在床边的人。“小孩子家家的,别这么凶巴巴的,一点都不可爱,”薛一恒手上拿着扇子,慢悠悠的给自己扇着风。“唔唔”伊辉被堵上了嘴巴,只能这样发出愤怒的声音。之前在客栈的时候,他偶然看到了薛一恒正在跟苏冰儿说话,那时候的他是有些不悦的,这个薛一恒,为什么就一定要去勾搭人苏姑娘呢!他又对人家没意思。正当他要上去打断两人的对话的时候,伊辉就亲眼看到,薛一恒竟然出手打晕了苏冰儿,然后径直往他这边走过来。他还记得那时候的薛一恒叫他什么,他说:“哎呀,看到了一只小老鼠呢!”然后,薛一恒就出手将他点上了穴道,紧接着,他就眼睁睁的看着薛一恒将两个冒出来的神兵山庄护卫打成了重伤。之后,他就被带到了这里,他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但是他知道,这里肯定不是什么好地方。“回来了为什么不说一声。”就在这时,房门被推开,伊辉看着一个身材高大却满脸冰霜的人走了进来。杀神阎罗一进来,就看到了薛一恒正笑眯眯的逗小孩儿,轻轻揉了揉额头,然后上前,一把就把薛一恒给拽开了。“回来了就回来,还带着人家的孩子回来。”杀神阎罗低头看着伊辉,伸手在伊辉的身上点了两下,伊辉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似乎恢复了,没有刚才那么僵硬了。“哎哟喂,大哥你别给我解开啊!我抓回来玩的,”薛一恒赶忙拉开了杀神阎罗,说道。“你不知道,这小孩儿可好玩了,张牙舞爪的,可比你的阿流有趣儿多了。”薛一恒的话刚说完,就感觉自己被瞪了一眼,然后赶忙收声,但是还是将杀神阎罗拉开了。“大哥放心,我自然还没有沦落到欺负小孩儿的地步,他是阎漠笑和你的阿流手痒的小孩儿,他管伊流叫师叔的。”杀神阎罗一愣,又转头看向了床上因为被解开穴道而扭动了两下的伊辉。伊辉这时候也明白了,他们口中的阿流就是说的他师叔,而且,面前这个面无表情的人似乎是认识他师叔的。“他叫什么名字?”杀神阎罗看着小孩儿问道。“他叫伊辉,听说以前是被人拐卖了,差点买到南风馆,是被伊流救了的,还给他去了名字叫伊辉。”薛一恒在边上拉着杀神阎罗准备坐下,防备着杀神阎罗再去碰伊辉,但是,他的话一说完,就意识到了不对。他记得,以前杀神阎罗就是有个弟弟,被拐卖了之后,送到了南风馆被人糟蹋死了。果然,杀神阎罗脸上的冰霜更厚了,他挥手挡开了薛一恒的手,然后再次走到了床边。“伊辉?”杀神阎罗重复了一遍这个名字,视线一直定在伊辉的脸上,看的伊辉心中都升起了毛骨悚然的感觉。“哎呀!大哥,你别这么多事好不好,我又不会欺负他,”薛一恒上来,又拉住了杀神阎罗。谁知,杀神阎罗手疾的就把伊辉嘴上堵着的手巾给拿下来了。薛一恒一惊,他以为伊辉肯定会破口大骂,于是快速扑上去,把伊辉的嘴巴给捂上了。他可不想得罪杀神阎罗,要是伊辉开口一骂人,把杀神阎罗给骂火了,再赔上自己的小命,那就得不偿失了。“闪开,”杀神阎罗伸手就把薛一恒给拨开了,然后俯身看向床上的伊辉,在伊辉还愣神的时候,伸手给伊辉解开了双手上的束缚。“若是他欺负你,你便来告诉我,我是你师叔的朋友,”杀神阎罗指了指薛一恒,然后语气听上去温和了许多的对伊辉说道。伊辉有些迷茫的点了点头,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杀神阎罗就已经起身离开了,他想说什么,都没有能及时教主杀神阎罗。伊辉反应过来之后,看到在他面前的薛一恒,开口就要大骂,被薛一恒手疾的就点住了哑穴,然后在唇边做出了一个“嘘”的动作。“你老是呆在这里,我不会害你的,但是你若是敢跑,这炽火教外面守着的教徒可不会像我一样心慈手软,知道嘛!”伊辉听着薛一恒的话,看似乖巧的点了点头,薛一恒这才放心,但是,他并没有将伊辉的哑穴解开,反而再次动手将伊辉给绑起来了。伊辉睁大了眼睛瞪着薛一恒,看上去十分愤怒,薛一恒却不管他,起身往香炉里放了一些催眠香料,点燃之后才看向伊辉。“我出去一会儿,你且在这里安静休息,等我回来再带你去吃东西。”说完,薛一恒这才走出去,然后关上了门。而伊辉就在床上,不受控制的吸入了催眠香料的香味,没一会儿就沉沉睡了过去。薛一恒走过弯弯绕绕之后,最终才到了殷漓所在的地方。薛一恒进去之后,直接对殷漓拱手说道:“五煞勾魂扇,薛一恒拜见教主。”殷漓正在高座之上,他面色看上去不太好,似乎有力无气的趴在大座的靠枕上,听到薛一恒的声音之后,这才侧目看了过来。“你回来了,此行可有什么收获?”薛一恒却摇了摇头,道:“收获并不大,神兵山庄防护严密,及时属下绞尽了脑汁,也是没有渗透多少,知道的也都是表面的一些事情。”“不过……”薛一恒一顿,然后又说道:“不过,属下倒是知道了阎漠笑的身世。”这一点到真的是引起了殷漓的兴趣,他这才坐好去看薛一恒,示意他接着说。“在二十年前,江湖上曾经名盛一时却被毒死满门的阎家,阎漠笑就是当时幸存下来的小孩儿。”薛一恒简明概要的说道。“哦?”殷漓勾起唇角,十分有兴趣的样子,但是,他刚笑了两声,就马上咳嗽起来。“教主,不是已经捉到了小公子?你怎么还……”薛一恒的话并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已经十分明显。谁知,殷漓却摇了摇头,道:“他们并没有抓到小公子,被其他人抢先了。”报告庄主,夫人又疯了

Post Author: admin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