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王柏修看着从城门处进来的仪仗,看着坐在仪仗最前面四面敞开的马车上的柏凌寒面色阴沉到了极点。“王爷。”他的亲信在一旁轻声提醒了句。柏修收敛面上的阴鹜的神色反正下马来到队伍前。“恭迎皇上回到天启。”仪仗队缓缓的停了下来,柏凌寒隔着飞纱看了柏修一眼。“朕不在天启这段时间,成王真是有心了。”柏修心底冷笑,这话的意思,两人心知肚明。队伍继续前行,进了皇宫后,江迎雪他们就被送到了后宫中。作为大夏国来的和亲公主,皇宫里的人都不敢怠慢,柏凌寒亲自开口把江迎雪他们安置在茱萸宫中。皇宫里的人都只知道皇上带了个大夏公主回来,却不知这到底是大夏的哪个公主。到了天启,只要柏凌寒把剩下的那一半凤凰双佩给她,第二件神器就到手了。江迎雪靠在窗边打了个哈欠,困,这几天总觉得想睡觉,孕反已经出现了。“这段时间奔波了这么久你也累了,歇会儿,说不定什么时候又让你去应对什么事了。”花花从进宫后就一直呆坐着,也没个反应。听江迎雪这么说,她怔怔的抬起头来看着她。“我,我总觉得自己现在像是在做梦一样,虚幻得让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江迎雪走过去,在她手臂上狠狠的掐了一把。“啊!”花花痛得惊呼出声,惊愕的望着江迎雪。“知道疼,就不是做梦,打起精神来,你要应对的事情还很多。”说着,她打了个哈欠,越过她在一张软塌上躺下闭上了眼。花花回头看着她的睡容,双唇紧抿,心里不知做何所想。江迎雪再次睁开眼时,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她坐起身揉了揉脑袋,这一觉睡得可真是够沉的,愣是半点动静都没有听见。屋内点了一盏昏黄的烛灯,她看了眼床上的方向,花花整合衣在床上躺着。她伸了个懒腰站起来理了理身上有些皱巴的衣服,睡了一觉肚子饿了,她打开屋门,有两个宫女守在外面。“你们将晚膳准备好。”“是。”睡了一个下午,江迎雪把门关上准备到宫殿里走走。以防有个意外情况什么的,好歹懂路不是。江迎雪不知,在她前脚刚出茱萸宫,柏凌寒后脚就到了。“参见皇上。”端着晚膳回来的宫女忙跪下行礼。柏凌寒看了眼她们手中的食盒。“公主还不曾用晚膳?”“回皇上,公主还在睡着。”“在外面候着吧。”“是。”两个宫女提着食盒退到了一旁。柏凌寒伸手推门走了进去。屋内依旧是一直烛灯,显得屋子特别的昏暗,绕过屏风,也就只能隐隐约约看清床上的情况。柏凌寒一眼就看见躺在床上的身影,他缓步走了过去,在床边坐下。床上的人是背对着外面睡的,柏凌寒也看不见她的模样。柏凌寒看着她的背影,伸手将她放在腰间的手握在手心。“既然你已经进了孤的后宫,今后便留下来,如何?”他的声音带着一股温柔低沉的诱惑。话音刚落,他明显感觉到那只手微微僵了僵。柏凌寒唇角微扬,欺身半压在她的伸手,吻了吻她皓白的脖子,感觉到身下人的紧张和渐渐变得急促的呼吸,他眼中的笑意更甚,手落到她的腰间,掌心的温度透过衣料传遍她的全身,这让她更紧张了,心都快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看她除了紧张之外,完全没有要反抗的意思,柏凌寒大掌一辉,扯下来纱帐将仅剩的光线完全阻隔在外。黑暗中,他准确的找到了她的唇,攻池掠地,强势的侵占着她的一切。守在门外的宫女听着屋内偶尔传来的声音,不禁羞红了一张脸,提着食盒的手羞得渐渐攥紧。纳羽国的皇宫从建筑上来看跟大夏的还是有一定区别的,跟大夏比起来,纳羽皇宫的宫殿更高,几乎都是以大块的山石铸造,看起来更巍峨霸气,也更牢固得多。“不过就是个大夏国的公主,皇上竟将她安排在茱萸宫!”“娘娘息怒,皇上这么做想来也是为了给大夏国一个面子,等过些天了,她的死活还不是任由娘娘处置?”果然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啊,江迎雪身子一晃,就躲到了一旁的月亮拱门后。须臾,她就看见两个宫女扶着一个穿着宫装的女子走了过来。花花说,柏凌寒后宫中地位最高的就是虞妃的,她也是跟在柏凌寒身边最久的女人,柏凌寒登基后就直接封她为妃,在没有立后的情况下,整个后宫现在都被这个虞妃攥在手里。江迎雪到是不知道这个茱萸宫在后宫中代表什么,但看虞妃生气的程度,看样子茱萸宫是一个很能象征身份的地方。“皇上呢?皇上到哪儿去了?”宫女的安慰显然不能平息虞妃的怒火。搀扶着她的两个宫女小心翼翼的看了她一眼,低声道:“刚才奴婢派人去问,说,说皇上到茱萸宫去了。”“啪”“贱人!”“啊!娘娘息怒,娘娘息怒啊!”虞妃一个耳光打在宫女脸上,吓得宫女连连求饶。“这才刚带回来,就迫不及待的去她宫里了!这哪里是什么大夏公主,分明就是个狐狸精!”虞妃跟柏凌寒也算是青梅竹马,两人少年夫妻柏凌寒对她比常人好一些,这也让虞妃有些恃宠而骄了。柏凌寒到大夏这么久,回来第一晚竟然去宠幸从大夏带回来的公主了,旁人明里不敢在她面前说什么,可背地里不定怎么笑话她要失宠了!越想虞妃就越恼火,恨不能现在就去把那个大夏公主给找出来撕烂她那张脸才好。“去茱萸宫!”虞妃冷哼了声,身子一转就朝茱萸宫去了。看着他们走远了,江迎雪才站了出来。柏凌寒去茱萸宫了,正好去问他要那半块凤凰双佩。这么想着,江迎雪转而原路返还。因为用了瞬移,江迎雪在虞妃之前就回到了茱萸宫中。守在门外的两个宫女看江迎雪回来朝她微微福了福身,在她们看来,江迎雪应当是大夏公主带来的贴身侍女,她们可不敢怠慢。江迎雪看了眼紧闭的屋门有些疑惑,不是说柏凌寒来了吗,怎么屋子里还是这么昏暗。“皇上呢?”两个宫女快速的抬起头看了她一眼,江迎雪这才注意到两人羞红的脸。“皇上,皇上在公主屋内,一直都没有出来。”江迎雪“……”禽兽啊!“怎么是你!”江迎雪正准备趴门缝上偷看,猛地就听见里面传来柏凌寒的爆呵声,她嚯的站直了身子,眉头拧了拧。“皇,皇上息怒,皇上息怒……”紧接着是花花的哭求声。江迎雪有些疑惑,难道是因为花花是个生手,不小心惹怒了柏凌寒?她打死都不会想到,柏凌寒动手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床上躺的人是谁!屋门“砰”的一声打开,穿着明黄色中衣的柏凌寒面脸森寒的走了出来。门外的两个小宫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吓得跪到在地,头都不敢抬。“若是不想她死,你就给孤滚进来!”柏凌寒在院内的众宫女脸上扫了一圈,最后落到站在窗边的江迎雪身上,即便她易了容,但从身形上看,柏凌寒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江迎雪眸底闪过一抹不悦,想到花花的情况,还是跟在他身后进了屋内。刚一走进屋,柏凌寒“砰”的将门关上。花花身无寸缕的跪在地上害怕的苦着,看见江迎雪进来,她眸底升起一抹希望,却忌惮柏凌寒在一旁不敢作声。“皇上这是做什么,提了裤子就不认人了?”江迎雪走过去捡起地上的衣袍披在花花身上。“江迎雪,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玩弄孤!”柏凌寒是真的生气,而且怒火还很旺,表情阴沉得吓人。江迎雪把花花扶起来到床上坐下,目光扫到床上那一抹殷红,回身眸光沉沉的看着柏凌寒。“这话到是好笑,柏国君到是说说我怎么玩弄你了?你要和亲公主,我给你弄来了,你说到天启,我也跟着来了,要说玩弄,怕是国君你一直在耍着我玩儿吧!”柏凌寒在她锐利的眸子直视下慢慢的冷静下来,他越来越想得到眼前这个女人了!“听江小姐这么说,到是孤的错了。”柏凌寒走到桌前坐下,给自己倒了杯茶。“你有没有错我不想知道。”江迎雪走到他跟前直视着他的眸子。“我只想知道,我要的东西,你什么时候拿给我。”柏凌寒这会儿到是不疾不徐的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孤才刚回到宫中,东西被孤放在一个极其隐秘的地方,等孤将手上的公务处理完,自然就会带江小姐去取。”“我去你大爷的!”江迎雪差点没掀桌!“参见虞妃娘娘。”江迎雪这气还没发泄出来,门外便传来一阵响动。惊世嫡女:医妃不好惹

Post Author: admin666